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手机购彩 > 服务项目 >

东西问丨比利时作曲家左汉: “中国记忆”何以让我念念不忘?

发布日期:2022-11-24 12:37    点击次数:143

——专访比利时作曲家左汉

中新社记者德永健

扬琴领衔,弦乐团协奏,比利时女高音用中文演唱孟浩然的《春晓》、李煜的《虞美人》、苏轼的《饮湖上初晴后雨》,李清照的《声声慢》等10首歌曲,辅以比利时国家儿童合唱团的“天籁之音”压轴……这是比利时作曲家左汉(JohanFamaey)打造的“中国记忆”主题音乐会。

2005年,左汉赴中国留学,先后在北京、青岛等地从事音乐教学及管风琴演奏工作;2009年,左汉回到比利时,把自己对中国诗词文化的理解注入音乐作品;2011年,“中国记忆”主题音乐会在左汉的出生地——比利时根特附近的小城洛克伦首演。

2022年9月,“中国记忆”中秋音乐会在比利时安特卫普奥古斯丁音乐中心举行。受访者供图

今年2月和9月,“中国记忆”新春音乐会和中秋音乐会又在比利时根特歌剧院和安特卫普奥古斯丁音乐中心奏响。在离开中国10余年后,“中国记忆”何以让一位比利时作曲家念念不忘?中新社“东西问”近日专访左汉,探讨相关话题。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

中新社记者:中国音乐给您留下了怎样的记忆?为什么会一直念念不忘?

左汉:其实一开始我并不了解中国音乐,比如二胡是什么乐器,后来在比利时认识了我妻子,她是中国人,会让我听一些中国音乐。2005年我们回到中国,在青岛工作生活,我逐渐了解中国音乐,比如京剧和中国传统音乐,还与中国音乐家和作曲家进行了合作。

我喜欢中国音乐发展旋律的方式,也喜欢中国乐器特有的质感。我会弹扬琴,虽然不会演奏笙和琵琶,但知道怎么给它们编曲,也懂一点箫和葫芦丝。我对扬琴最感兴趣,对我来说扬琴的声音是极美的。

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是,扬琴和钢琴的发声方式是一样的(琴锤敲击钢弦发声),可以说是“中国钢琴”;扬琴的声音很有中国特色,我在家弹扬琴时会想起在中国的很多经历,比如2008年青岛天主教堂安装新的管风琴后,一位扬琴家曾邀请我用管风琴给乐曲伴奏,那是一段很美的“音乐记忆”。

“弘扬国乐 传承经典”扬琴专场音乐会在福州举行。张斌 摄

中新社记者:打造“中国记忆”音乐会时,为什么会选择从唐诗宋词入手,并让两位比利时女高音用中文演唱这些诗词?

左汉:有一个原因是体裁要求。因为我创作的是艺术歌曲,歌词要用著名诗歌搭配,所以就想到了中国的唐诗宋词,最后选定了孟浩然、李煜、苏轼、李清照的10首诗词。

这些诗词我都喜欢。比如苏轼的《饮湖上初晴后雨》,我妻子来自湖北武汉,这首诗让我想起武汉东湖的美景,令人陶醉;李煜和李清照的词最让我动容,这也是为什么我在《声声慢》一曲中加入了童声合唱,就是想抒发一下,“哭”一下,也给音乐会的观众一个惊喜。

空中俯瞰湖北武汉东湖风景区听涛景区。张畅 摄

至于让两位比利时女高音用中文演唱这些诗词,我坚持一定要“原汁原味”,否则就像一部英文电影,演员却说荷兰语,让人觉得很奇怪。排练的时候我介绍诗词背景,对歌词进行翻译,告之标准的中文发音,因为演员都没去过中国,刚开始的时候很难,不过在音乐会上她们唱得很美。

中新社记者:您曾表示,“中国记忆”音乐会力图做到东西方音乐的完美结合,能否具体阐述这一想法?

左汉:从音乐的角度来说,西方音乐离不开和声,认为只有旋律没有和声会很单调;中国音乐不一样,比如二胡,不用别的乐器伴奏,二胡独奏就很美,只凭旋律音乐也可以很丰富。

在“中国记忆”音乐会上,我在《如梦令》一曲加了二胡的旋律,当然因为没人会拉二胡,我用的是小提琴,作曲的时候特别标注怎么拉这段旋律,西方观众可能会觉得为什么这么演奏,但这正是中国音乐的一大特点,就是旋律更加丰富。

反过来,音乐会上我用了西方乐器的代表管风琴,比如《浪淘沙》一曲是管风琴伴奏,而不是钢琴伴奏,有些西方浪漫乐派的色彩;我在作曲的时候就想,一定要用管风琴,因为中国会弹管风琴的人还不多,如果在中国演出,可能会给观众一个惊喜。

两位比利时女高音用中文演唱唐诗宋词。受访者供图

总之,我的初衷是让东西方观众了解彼此的音乐,但不想落入“俗套”,它不是典型的中国音乐,也不是典型的西方音乐,而是力争将二者完美结合。

中新社记者:在9月举行的“中国记忆”中秋音乐会上,您首次和中国歌剧舞剧院合作。对于东西方音乐交流,您有何看法和建议?

左汉:我们在中秋音乐会播放了中国歌剧舞剧院的演奏视频,他们的水平很高,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对比利时观众而言,很多人是第一次听中国民乐,欣赏起来可能有难度,但要想了解彼此音乐,这种交流很重要。

除了演出“中国记忆”音乐会,我还录制了一张演奏扬琴、箫、葫芦丝等中国乐器的唱片,计划年内发行;在比利时,多数观众知道我是钢琴家和作曲家,不太知道我还会弹扬琴,我想慢慢改变这一点,让更多人认识中国乐器。

左汉在“中国记忆”中秋音乐会上弹奏扬琴。受访者供图

另外,中秋节是中国仅次于春节的第二大传统节日,我一直考虑以中秋节的神话传说为主题,创作一部音乐作品,向西方观众介绍中秋节。

我认为音乐交流是东西方文化交流的起点之一,因为音乐语言是相通的,而且会让大家放松下来,然后再“一起聊天”;从这个意义上说,音乐交流可以帮助我们解决“大问题”。(完)





Powered by 手机购彩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